音樂國境.楊乃文

關於部落格
音樂從不用說的,她用唱的給你聽,
一起來感受乃文的爆發力~~
  • 480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美麗佳人特刊 no162

2006/12/20 21:38




楊乃文  我不離開

I Won’t Leave You

上一張專輯距今5年,這段日子,楊乃文像人間蒸發,沒消息也沒新作品。妳可以選擇遺忘她,將她丟在記憶的底層,但妳或許也可以選擇聽聽,當她的朋友毫無顧忌的發問時,再出發的她想說些什麼…..

朋友vs楊乃文

好友不多,也很少連繫,楊乃文一個人慣了,然而,關心她的朋友們,還是有話要說。

希望乃文可以保有初信音樂的真心,只有這種單純才是乃文獨有的。(造型師方綺倫)

方綺倫:對這行業,妳還有多少熱情?

楊乃文我的答案是『肯定沒有!』但是,我要解釋清楚,我說的『沒有』是針對這個行業,因為我大部份要做事情是跟我最愛做的無關,這個行業並不是錄錄歌就了事。或許一開始有新鮮感,久了之後,就離我喜歡的事情越來越遠。很多人注意的根本不是我的歌怎樣,「嗯,妳復出了。」「拍了支廣告。」「好像交了新男友 ,ㄟ好像又沒有了。」就算是真的喜歡我的歌迷,還是會想知道「最近有沒有搞頭啊?」我早就看透了,所以,有時候也沒那麼不愉快,反正,還能有多糟嘛?

乃文可以是我見過最會唱歌的女歌手,過這麼久再發片,一定花了很多心血,認識她的朋友們絕對要再支持她,不認識的朋友們值得一聽…嗯…乃文…今朝有酒今朝醉,明日沒酒喝開水!祝妳發片順利!(歌手張震嶽)

張震嶽:最近有搞頭嗎?

楊乃文:還真的沒有,阿嶽,有的話快點打電話給我!亂沒搞頭的,分享一點給我吧!

作為我心目中搖滾女生的完美原型,到現在只要是聽到妳某些歌的序曲,還是能結結實實的扯動我心中的小小痴狂!期待妳的新專輯!(華克文化創意總監Nick)

Nick:過去帶回來很多新鮮的原則和可愛的堅持讓我們讚嘆,在這城市過了這幾年下來,還有什麼讓妳不想接受的?

楊乃文:我總希望大家眼睛睜大點就好了,看到新聞報導的一些事情,不要以為就是那樣,應該有更多空間。很多事沒有想像的簡單,很多事又真的很單純。我可以被問了10年同樣的問題,到現在還是會有人問,「乃文,大家對妳的印象就是冷冷的不愛說話…」問了10年耶,我明明話就很多,可是,有改變什麼事情嗎?沒有,一點也沒有!

聽乃文唱歌,容易教人分心。讓人很輕易掉進另一個世界,喉頭的聲音。那不是一般的聲音,而是種梗住了的情感,唱不出來。乃文唱了出來,我們也就墜了進去,無論在哪裡。計程車上、路途上、早上或看不清楚月亮的晚上,那也不是朦朧,而是再也清晰不過的痛,發著微微的亮。雖然無法照往前方的路,但讓人更明白自已的處境。帶著憂傷的踏實感。假如我期盼一種溫暖的疏離,就是這麼需要這樣的聲音,以及永遠的未完待續。(作家王信智)

王信智:如果不當歌手,妳要做什麼?除了唱歌,還有什麼創作?

楊乃文:我真的很努力地想,就是想不出來我要做什麼,5年沒發片,你覺得我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嗎?去書店賣書?當服務生?去實驗室作制式化檢定?反正都是大家覺得不起眼的,不用太多思考,原則就是一定不會再找一個讓身心疲累的工作,我想要多一點時間看書、畫畫。

我期待新專輯有如《星星堆滿天》《一個人》,俐落加上勁道十足的流行搖滾,我期待有像《祝我幸福》《我給的愛》,柔情似水般的民謠情歌,也期待《SilenceandMonster》般的暴力美學,更期待她和鼓手和吉他手完美且福至心靈的live互動,我期待她的新專輯,Just like you!(HIT FM夜貓DJ Dennis)

Dennis:這麼久沒出專輯,這次妳想要得金曲獎還是專輯大賣?

楊乃文:哇!意思就是要我非黑即白嗎?以前到現在我從沒認為得獎重要,我甚至鼓勵公司不要報名。大家都是專業,這又不是考試,不見得賣最好就會拿金曲獎,我才不想拿我工作的東西去比賽,需要報名就是比賽,如果金曲獎自己收集好作品來評分,還比較有趣。

乃文,別緊張。我知道妳會緊張,這麼久沒發片,突然又要面對這些媒體和觀眾,我只有6個字對妳說,就是「放輕鬆,做自己」,喜歡楊乃文就是因為妳是楊乃文。(造型師鄭建國Roger)

鄭建國:回到螢光幕前最想做的一件事是什麼?

楊乃文:不瞞你說,我也在想這件事。可是我沒有答案,我才剛錄完音,想說忙完再來想這個問題,如果硬要一個答案,就是希望專輯大賣一百萬張吧!

做一個編輯,真的會有很多心理垃圾吧!因為工作很弔詭,表面聽起來有什麼大抱負,訪問的也可能是什麼大明星或創作人,但到上戰場之前,多半是一再地協調與更多的瑣碎。奇怪的是,我們的工作常在傾聽(或是假裝傾聽),也常常與人交淺言深,這樣的動作,日子久了多少會在心裡默默形成相當的落塵量,所以我喜歡的歌手,通常不是特別強調美聲或炫技的那種,反而有點像在找某種相同頻率的感覺。幾年前,除了聽龐克搖滾抒發外,還會聽楊乃文,她的聲音有股奇特的內爆能量,像個小行星一樣自行旋轉與爆炸,那強大的落塵與衝擊力,你在聽時,甚至會有種奇特的感動。在經過很長一段時間,與被一堆甜膩膩的歌聲與塑膠包裝包圍後,如果能再遇到乃文的聲音,對我來說,真是件好事。(樂評馬欣)

馬欣:妳覺的台灣的樂壇還有希望嗎?是不是死透了?

楊乃文:一個籠統的回答,就是沒有什麼東西是沒有希望的,凡事都有希望啊!而且誰知道奇蹟何時發生?妳看模特兒的行業,5年前也不是現在這個樣子的。

她,外表細膩,聲音充滿能量與衝擊;她,不囉嗦,不像姊妹淘,卻有冷冷、淡淡的真誠。喜歡她的聲音,她的歌,她的人,我等了好久了(化裝師姚純美)

姚純美:我們太熟了,該知道的我都知道,讓她自己說吧!

《美麗佳人》vs楊乃文

訪問過程中,門外有個老奶奶探頭,沒人當一回事,只有楊乃文不斷重複說:「她是來找人的!」但始終就是沒人相信。等奶奶真的進了門,大夥才覺得不可思議為何楊乃文讀得出來?這就是她的觀察力,非常貼心,一點也不冷酷。

M.C.:沒發片的日子,讓妳最快樂的事情是?

楊:第一個就是交男朋友,哈,我好老實。第二個就是跟銀魚簽約,等於有飯吃,第三是去旅行,去了歐洲、美國,然後其他時間都不怎麼開心。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底到現在,我唱了幾場表演,去了高雄、台中、香港,還有賭城,從來沒有在一群不在乎妳的人面前唱歌,想說沒人認識,隨性唱唱就好,結果竟然出現粉絲尖叫,嚇了一跳,很驚喜!

M.C.:從魔岩唱片到現在,覺得自己有何轉變?

楊:年紀!說不在乎是騙人的,說很在乎也沒有。青春,慢慢流逝還好,反正是每個人都要面對的,想多了老更快。反正都要老,就盡量讓自己比較「有氣質」的往下走吧!

M.C.:出道第一張專輯上的文案,妳還認同嗎?

楊:《ONE》當時寫說「2年前,我問自己,畢業之後最想做什麼。現在,我毫無疑問。」但是,現在早就兩年之後了,我還真不知道自己在幹嘛?就像我說的,不做歌手,不知道要做什麼!這已經不是認同的問題,因為我只有發片的時候知道自己在幹嘛七。

M.C.:這麼久沒發片,最擔心害怕的事情?

楊:該遇到的事都遇過了,沒什麼太擔心的。如果會緊張也難免,我本來就是容易緊張的人,上台前會緊張,演唱會順利要結束也會緊張。

M.C.:擔任自己專輯製作,妳的過關標準在哪裡?

楊:老實說,有時候我也不知道,弄一首歌,到底怎樣才叫做好?反正一切都是錄音的必經過程,就是要「盧」很久才敢放手。

M.C.:發生何事會讓妳離開演藝圈?

楊:這件事情已經『差點』發生過。台灣做唱片太像玩遊戲了,無奈。我不習慣,所以每天過得很氣餒,又想不出解決之道,停了這麼久沒發片,天天想著不要做了,算了走人,可是又沒離開,那妳就知道,我有多麼不知道自己要幹嘛了吧?

M.C.:妳的「想太多」有多嚴重?

楊:光是想到明天要錄音,今天晚上我就睡不著,而且明明已經很累。我就還是海腦子想著「這個合音明天這樣唱可以嗎?」「真的可以嗎?」「可以嗎?」等到好像想清楚了,就會開始問「妳確定?確定?確定?…..」這真的不是完美主義,這是一種狀態。很嚴重!

M.C.:什麼狀況下會有安全感?

楊:我蠻難有安全感的,除非能夠找到一個舒適的地方。我特別在音「居住」的事情,一個人在台北搬來搬去超多次,怎麼窗外永遠「一樣的吵」,什麼修紗窗?賣衛生紙?我太怕吵了,有時候我真的覺得需要噪音管制,大街小巷到處有人隨意廣播、大喊大叫,連郵差都不按電鈴,大喊「楊乃文,掛號」,真讓人抓狂。為何我非聽不可呢?

我想住一個有人關心「住」的品質的城市,讓我可以享受寧靜,而不是聽著對面大樓裝修,無可奈何又無處可逃。我常想,真的是只有我一個人在乎嗎?記得有天去上瑜珈課,隔避房子裝修吵到不行,結果,問工作人員不覺得吵嗎?她竟說:「沒關係,妳進去上課就聽不到了。」這真是心態問題,若我是櫃檯人圓,要如何度過這一天呢?所以我的結論就是要快點多賺點錢,然後找個房子,把它搞個像錄音室的隔音牆,弄出個真正安靜的空間吧!這樣我才有可能有真正的安全感。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