音樂國境.楊乃文
關於部落格
音樂從不用說的,她用唱的給你聽,
一起來感受乃文的爆發力~~
  • 480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玫瑰雜誌 may NO.5

很難想像,火與冰這兩種截然不同的元素,

會同時存在一個人的身上,

楊乃文,就是這萬中選一的異數,

不愛美的她,總是輻射出一股『生人勿近』的淡淡氣息,

然而當她站上舞台,隨著音樂響起時瞬間迸出的爆發力,

就如同火燄一般灼炙了觀眾的心。

這就是楊乃文,一個火與冰的組合。

採訪當日,楊乃文抱病前來,素淨的臉龐略顯蒼白,一樣的不多話,一樣的飄忽眼神,冷冷地掃過周圍,尋不到的一個定格,也勾起人想要一探究竟的慾望。到底,她迷離的眼神在搜尋什麼?冷漠的外表下又隱藏了多少不為人知、離經叛道的想法?

跳出制式的框框

卸下淡然的表情,慢慢地探索楊乃文最純粹最深層的本質,妳找不到『耍酷』,也尋不著『驕傲』,更看不到『難搞』,褪下頂在頭上的『金曲獎歌后』光環,楊乃文其實再單純也不過,『隨性』兩個字,就足以道盡一切。

為何會想當歌手?楊乃文聳聳肩,淡淡地說道:「我做不來太制式化的工作。」

標準的楊乃文式回答。

澳洲念書時期,十年級(即高一)時學校有一個『工作實習』的課程,就是在學期中,學生有2個禮拜要到外面一般公司行號實習,並可自行選擇要實習的工作1~2個,當時楊乃文選擇的是『會計』和『建築』兩個行業,至於選擇這兩個職業的原因何在,除了興趣使然,最大因素還是楊乃文想給自己一個過正常上班族的機會,『建築』極富挑戰力又需要腦力激盪,對一向痛恨死板的楊乃文來說,做來自然得心應手,可是『會計』可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了,朝九晚五的上班時間,一成不變的工作模式,直讓楊乃文大嘆吃不消,認清了自己不是做公務員的料,從此對上班族的生活敬而遠之。

唱歌是不悔的提擇

「我想了一想,覺得自己適合的還是唱歌。」可以不受時間拘束,並且盡情發揮創意的工作何其多,為何獨鐘歌唱?探其原因,還是得跟楊乃文小時候就接觸音樂有關,童年時期的楊乃文。學打鼓、跳芭蕾,還在家中沒有鋼琴的情況之下,持續與琴鍵為伍,更令人覺得訝異的是,外表看來酷味十足的她,竟還曾經學過彈琵琶,以及在自己覺得一定要參加一個管弦樂團的執著之下,靠著自修,吹了4年的長笛。

至於下定決心,要一輩子與音樂相伴,甚至以音樂為主,則是在參加了由學校舉辦類似夏令營的音樂活動之後,那是一個每年舉辦一次,遴選具有歌唱天份的青少年免費參加的活動,楊乃文一共參加了2次,在活動中,她不但認識了許多志同道合的朋友,更堅定了自己走向歌唱之路的決心。

休學1年專心當歌手

獨立的性格,讓楊乃文在每做一個決定之前,皆能清楚的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。她想要唱歌,於是她選擇暫時休學1年,回到台灣闖盪,找尋讓自己可以唱歌的舞台,然而世事並非盡如人意,楊乃文踏出的第一步並不怎麼順利。

回到台灣的那段期間,楊乃文打工當模特兒、四處閒晃、找朋友…,日子一天天的過去,機會卻始終沒有降臨到她的身上,即使有,也只是稍縱即逝,率性如她,也不由得感到一絲絲的惶然不安,畢竟她只有休學1年,根本就沒有本錢如此虛擲光陰。

雖然回到澳洲潛沉一段時間後再度回到台灣,也順利的推出個人首張專輯,休學的這一年對楊乃文來說,絕絕對對是生命中不可磨滅的痕跡。她嘗盡了人情的冷暖,看清了現實社會潛在的無奈,或許有人會覺得她波折重重,但她卻仍是坦然以對。

隨性自在中仍保有堅持

雖然說楊乃文的行事作風,帶了點『想做才做』的隨性,她仍是保有自己的堅持。比方說,兩年才發1張片、不上綜藝節目玩無聊遊戲、不在鏡頭面前露出虛假的笑容、不假裝自己是個全能藝人,她的堅持,來自於對自我的負責,及拒絕編織一個虛幻的假像。楊乃文就是楊乃文,只想好好唱歌,在音樂中盡情釋放情感,她並不需要尋求任何人的認同,只要是她覺得該做的事,就一定要做到最好,就像接拍『露得清』的廣告,也是因為從國中時期開始就是『露得清』的愛用者,深深地認同這個品牌在品質上的優勢,她才能在她最討厭的鏡頭面前放下矜持,盡情的展現自我,還在拍片現場追著工作人員試用『露得清』的神奇效果,讓自己成為『露得清』獨一無二的最佳代言人。

妳可以說,她是一個矛盾的綜合體,卻不能否認她對音樂的執著,以及嚴肅對待生命的認真。透過文字,妳可能只能認識表像的楊乃文,唯有透過音樂,妳才能透視最深層的她。

一個愛唱歌的靈魂。㊣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