音樂國境.楊乃文
關於部落格
音樂從不用說的,她用唱的給你聽,
一起來感受乃文的爆發力~~
  • 480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美麗佳人2001年no.1

Confession 煙視媚行,之外

Truth about  Faith

迷霧繚繞的夜暗酒館,她煙燻雙眼,縱情酒肆,然後披上價值不菲的亮緞禮服去公園盪鞦韆。她可以同時享受這一切,並視一切為無物。她還是楊乃文,當然。

你絕不能自以為真正了解一個公眾人物,特別是楊乃文這種不以明星為自我定位的女生。你以為她要穿一輩子長褲靴子了,結果她快樂的套上珠片長褸,又很平民的問美麗佳人:「為什麼有人花這麼多錢買一件衣服只穿一次?」

你以為她只去頹廢pub,但她根本不在乎我們把她放進了奢華餐廳,其他圓員還在靦腆,整天拍照拍到飢寒交迫的乃文率先舉杯吃將起來。只要身邊都是最信任的好朋友,其他還有什麼重要的?對了她不吃洋蔥。

「她就像妳的鄰居,然後比妳的鄰居還nice。」吉他手秀秀說。乃文個性的確比我們直,她的善良與童心只怕也比我們多。

她會突然卯起來擺出queen of the world的漂亮pause,也會在化妝時高喊「暐哲你有沒有餵貓」,吃飯時聊著「我舅媽和鼓手的舅媽是姊妹」這樣的話題。此刻她怎麼能看起來徹底是個夜之女王,又和沒化妝時的稚嫩完全沒兩樣。我想是她堅持的東西很多但立足點很單純,她對自己的了解與期待夠精準。

林暐哲預告,新專輯會是柔美而女性化的band sound,如看煙火,過程充滿期盼與興奮,結束後心中有微微惆悵。正巧今晚的乃文總讓人想起『煙花』二字,華麗之外還埋著深沉。

告解遊戲應該玩的hard core一點,大家疼她,問題客氣的讓乃文有點小失望,直咕噥:「都沒有真的讓我尷尬的問題!」

以為把乃文改個造型,她就會成了別的樣子,結果只是換了一個角度又看見真實的乃文。就像她對每個問題給的答案,那裡面沒有一絲虛偽。

楊乃文:「你們這樣叫做很熟的朋友嗎?」

秀秀(吉他手)我們常巡迴,坐很久的遊覽車或飛機,到處吃東西。出發前都很無聊,覺得老是重複做相同的事,但每次演出都會有些不一樣,比如有時吉他sodo很久,乃文就走過來看著我,跟我講一句什麼,這種小事情感覺很好。錄音室工作則像考試,乃文不見得每次都在,我們自己玩出一大堆東西,期待「不知道她聽了會怎樣?」她個性最真實,和別人意見不同,她也絕對尊重你,這是外國人的作風,她是個很nice的老外就對了。

秀秀問:如果政府規定只能養一隻貓,多的要解決掉,妳會解決哪隻?

乃文:政府不可能有這種規定,我不答太過分的假設性問題。

我的兩隻貓,mini比較小隻,每次生病也病的較重,mojo則大隻又活潑。原以逼mojo會比較賊,結果發現每次逗貓玩,mini都會故意跨過mojo來爭寵,搞不好mini比較聰明。他們很好玩,會像<臥虎藏龍>一樣飛快垂直跑沙發,還有兩貓對峙跳起來對打,但跳不準還沒撲到對方就先落地了。貓一來就一直生病住院,皮膚病感冒…不致命的病都得過了。我捨不得讓他們寄養到別人家,回澳洲時還請同事住我家照顧貓。

我本來對寵物沒興趣,一養起來我就好疼牠們。魔岩的狗小白養了18年,最近過世我好難過,最疼牠的順子還去參加小白的火化,聽說燒出舍利。我跟順子在商量合開動物醫院,因為很怕世上有不尊重生命的獸醫。

奇哥問:大提琴學的怎樣了?什麼時候可以拉來聽聽?

乃文:要拉也不會拉給你聽啦。才學十個月,學十個月的琴是不能聽的。我一直喜歡大提琴的聲音。大學時存好久的錢買了一把,學了三個月就畢業回能灣,也沒錢把琴帶來。買個琴盒要兩萬,還要給琴買張機票!去年又有一把琴,就開始練,純興趣決不會用在創作上。絃樂器很難學耶,我這個年紀不可能學到什麼境界,暐哲說每天練八小時的話可以練好,但那樣我會練到吐。

翁嘉銘(GOGO ROCK網站總編,資深樂評人)

乃文是個天真浪漫的女孩,表達方式直接,內心非常善良。她認為是對的,也希望大家都認為對。比如有次我寫了一位魔岩歌手的評論,裡面有一些批評與建議,她就跟我說大家是朋友,怎不支持自己人?我的樂評追求某種程度的客觀,但她認為我的客觀意見,出於主觀選擇,立場還是不客觀的。我們很投緣,雖然認識林暐哲十幾年了,現在暐哲反而把我歸於乃文的朋友。去年我當金曲獎評審,典禮當天知道她得最佳女歌手,幾乎忍不住要跟乃文說妳得獎了,千萬別先開溜!但我還是忍住了,看領獎的驚喜,我好高興!

問:1.妳真的那麼愛林暐哲啊?2.真的都沒有別的男人嗎?3.真的想跟他結婚喔?

乃文:1.關你什麼事!2.這個去問暐哲吧。(林暐哲:真正的音樂人,做的音樂都來自真實生活經驗與感受,所以一切答案都在歌裡頭。美麗佳人:這是什麼答案?)3.我從來沒想要結婚,我是不結婚的!上次當伴娘是第一次參加西方婚禮,而且是自己的好友,辦得像電影場景,我從沒見識過,才常常講給台灣朋友聽。

那個婚禮真特別,她家後院是山谷,有戴著花圈的維納斯雕像,游泳池上飄滿玫瑰花瓣。禮車是銀色jaguar,司機幫你開門,倒香檳給大家喝。侍者一直端很好吃很好吃的東西給你,到現在還想念那個羊肉塊。不過我自己不會這樣玩一次,實在太麻煩了。

阿溪:(Pub前老闆)

我已有心理準備了,她也不是翻舊帳,就是愛在言談間不時把一些往事提出來刺一下。比如她愛提醒我「上次啤酒不夠冰」之類的,還自稱不是吹毛求疵,而是消費者有權利堅持喝到冰啤酒。唉,所以我跟你講這些以後不知道會被她嚕多久。她什麼事情都很有看法,愛辯。不過喔,比如她一方面很大女人,但又會認為男生理當幫女生服務一些搬東西跑腿的雜事,這種雙魚座龜毛又矛盾的地方也是她可愛之處,有時滿小女人的感覺,林暐哲最知道了。

問:妳一天到晚幹醮男人,若妳是男人,妳會是哪一種男人?

乃文:我才沒嚕阿溪的啤酒咧,其實我們幾個朋友都公認阿溪最會嚕了,我們常要叫他閉嘴。而且我才沒有一天到晚幹醮男人。

我根本不想當男人。當男人很恐怖,每天活在陽具焦慮中擔心自己的尺寸,男人有太多面子問題了。

我沒辦法想像自己是男人的原因還有一點是,我實在太愛男人了。有一種說法,每個人身上都同時具有雙性戀的因子,我愛女人的愛戀因子恐怕是零,我只愛男人,我如果是男人搞不好我只愛我自己。

各式各樣的男人我都有可能喜歡,才氣是最重要的條件,外表也很重要的。嗯?暐哲的外表……是沒有很好,可是他有很多吸引我的地方。

Robert(鼓手)

怎麼問我這個啦,唉喲,會找我準沒好事,當鼓手都這樣。

問:妳自認個性最讓男生討厭的部份是什麼?

乃文:這個我不自認,每個人喜歡我或討厭我的地方都不一樣。我知道我的缺點,我很嚴肅,在乎很多事,大家覺得不重要的細節我都很在乎,有時會惹人家生氣。可是我其實不認為那是壞事,因為我也有很多不介意的朋友。我火氣很大,因為正義感太強烈。我的思緒太多了。

不具名人士:

問:妳和林暐哲家婆媳相處的還好吧?

乃文:拒答!

Felt(網友)

問:妳自認很了解林暐哲的個性和音樂嗎?在澳洲住了那麼久,妳如何看待他以前作的本土音樂?

乃文:我滿了解他個性的,我的確離開台灣很久,可是聽過很多遍暐哲的舊作,我覺得他是一個憤恕,充滿力量又主觀的年輕男孩,一個驕傲的台灣人。我只能多聽,多了解他的思想,但不會去批評或對他的意見做判斷。像雨寰和暐哲,他們教給我很多關於台灣歷史的東西,暐哲的父親還是個歷史學家。而且他們很客觀,沒有省籍情結包袱,這方面不會和我有摩擦。我有太多東西要跟他學了,暐哲這小子書看的真多!㊣

 

On location

那日晴且冷

感謝上帝,兩週陰霾後,拍攝當天忽然放晴。河濱風大陽光強,飛機在我們頭頂上玩具也似的起起降降。

和乃文私誼甚篤的攝影師黃中平,很久沒拍雜誌了,這次特別跨刀。想拍乃文頭髮自然飛揚的樣子,她必須一直甩頭,一甩就被風吹的一臉都是頭髮,然後再甩,再甩。不知道拍洗髮精廣告的人,脖子要不要甩斷了?化妝師Donny本來卡了別的通告得先離開,禁不住乃文的小撒,還是給她換了美美的新妝才走。

一天拍了四個場景,過馬路那段最扯,她身上的珠片禮服之脆弱的,連風都可能把珠珠吹落下來。楊乃文與團圓一行人,以閃耀巨星的架勢,在閃閃閃的鎂光燈下,來回奔行穿越斑馬線,加上宣傳、攝影隊等十來人眾,等紅燈的駕駛們美都看傻了。服裝公司人員則擔心的欲哭無淚。

外景跑久了,大家排隊找家加油站上廁所,隔壁間的根本想不到身邊有位金曲歌后。還有在那『百拍不厭的小公園』,工作人員買了碗熱湯,乃文縮在寒風中邊喝邊拍照,旁邊一歲多的娃兒兀自溜他的滑梯,攝到的畫面十分絢麗但實情就是,我們只是群很辛苦工作的老百姓罷了。人生真奇妙,是吧?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