音樂國境.楊乃文

關於部落格
音樂從不用說的,她用唱的給你聽,
一起來感受乃文的爆發力~~
  • 480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時報周刊NO1215

有才華=沒時間    楊乃文的愛情,沒有期望

過去直線條的她覺得『忠實』最重要,如今年紀增峎使她更圓融,懂得不去要求太多,並接受自己愛的人

愛上有才華的男人,是楊乃文永恆的悲劇。「有才華=沒時間」,這樣的公式始終存在楊乃文的感情中。

「最後他們總是以:『我雖然很喜歡妳,但我現在工作為重,所以…..』為分手的理由。」雙魚座的楊乃文,在感情上有很強的占有慾,事實上她的男朋友都很難完全被占有:「這大概是有才華男人的共通點,所以我學會不要去期待。」

楊乃文曾經被愛情背叛過:「後來我跟朋友說我男朋友出軌,對感情不忠實,朋友卻都笑我,因為我跟那個男孩子在一起才5天,他們覺得那不算是男朋友;但是對我而言,他追求我,我答應跟他在一起,那應該就是一種對感情的承諾,而不是看在一起的時間有多久。」

楊乃文有一套自己的道德觀,過去年輕的她相當執著於『忠實』這件事情,但現在楊乃文有些許調整:「隨著年紀增長,我了解許多事情不是那麼容易,更不如想像中的簡單。以前的我如果發現對方不忠實,我一定是分手,沒有第二種選擇,但我現在雖然認為自己還是會選擇分手,但在我的腦袋裡,卻會有一個很大的問號。」

雖然看起來現代感十足,又常把自己是『在白人世界長大的』這句話掛嘴上,一般人會認為楊乃文感情世界也應當十分前衛,但是和林暐哲在一起屈指一算,少說也有45年了,楊乃文的專情其實不難看得出來:「總之我是個很直線條的人,在感情上也不例外。」

直線條的楊乃文,隨著時間過去,年紀增長,也開始更圓融,懂得不去要求太多:「沒有太大的期望,就不會有失望。」學著去接受自己愛的人,是楊乃文現在對感情的態度。

她的小時候在學校被老師打,每次都是上課講話

每次下課她不是跟同學打球,就是在走廊上跑來跑去;如果老師規定坐著不能動,她就動嘴巴

叛逆、酷……這樣的字眼,常冠在楊乃文的頭上;但楊乃文的童年,其實一直都是乖乖讓媽媽打的孩子。

這還真是不可思議,整個成長過程,她居然完全沒有叛逆期,爸媽要她往東,她就不會往西:「我媽媽是個很嚴厲的母親,從小就很注重栽培孩子,學鋼琴、學舞蹈、心算…學這個學那個,我從來沒有反抗過。」

雖然楊乃文從小就是個聽話的小孩,不過她畢竟還是個過動兒,最 常被 老師打的原因就是『上課講話』,這跟現在的楊乃文,也很難聯想在一起。楊乃文說:「每次一下課,我不是跟同學打球,就是在走廊上跑來跑去,一刻也靜不下來。」如果老師規定坐著不能動,楊乃文就動嘴巴,跟同學講話:「每次被老師打,幾乎都是因為這件事。」

是不是小時候話講太多,所以現在無話可說?楊乃文皺著眉頭:「我出第一張專輯的時候,因為對國語很多俚語或成語不太懂,所以接受訪問都要很用力的聽,聽完以後要想很久是什麼意思,然後才能回答,但又常常辭不達意,所以就想出只回答是、不是,這樣簡短的方式。」但楊乃文自認現在的她,其實已經很多話了:「我現在做訪問的時候明明就話很多,但還是常碰到主持人一開始就說:『妳的話很少。』我還得解釋:『沒有,我現在話很多。』可能是一開始給人的印象很難扭轉。」

對於大家聽到她是個聽話的孩子表達出來的訝異,楊乃文說:「我媽媽是天主教徒,我也是,我很愛我的母親,小孩聽父母的話是天經地義的;我脾氣雖然直,但不代表叛逆。」現在的她也仍然是個活潑的人:「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活潑,可能是我情緒起伏比較大,但除了心情低落或生氣時,我真的是個挺活潑的人。」

她在紅以前曾經當過模特兒,放棄只為不想笑

每個攝影師都叫她笑,但她認為笑是真誠的表現,如果情緒到了當然就會笑;如果明明不想笑,為什麼要笑?

「我對事業沒有太大的企圖心,但對有興趣的事情會一頭栽進去。」楊乃文對自己很有計畫地回到台灣,實現自己的唱歌的願望,做這樣的注解。

楊乃文在7年前從澳洲回到台灣,當時她告訴自己,要給自己1年的時間努力成為歌手:「我當時才剛念大一,就立刻辦1年的休學回到台灣,因為念書和唱歌是我覺得一定要完成的事情,所以才會如此決定。」

在念大學的那1年裡,楊乃文自己半工半讀賺了一些錢,就靠這些錢買了來回機票:「在台灣我住在爸媽的朋友家,他們對我很好、很照顧,因此省下食宿的錢;但說實話,在完全沒有收入的狀況下,我存的那一點錢根本不夠用。」

因此,楊乃文就向朋友打聽有沒有可以比較快賺錢的方法;當然,這絕對不是大家腦子裡立刻浮現的『包吃、包住、包解困、可日領』的色情行業,而是朋友剛好有認識模特兒經紀公司,因此就介紹給楊乃文去當模特兒。

「說實話,我到現在還是認為自己沒有資格做模特兒,我不夠高也不夠瘦,而且更不會擺pose。」雖然楊乃文很幸運在做模特兒45個月的時間裡,就拍過45支廣告,也拍過一些平面,但是她認為自己興趣不在這裡,很快就放棄繼續走下去。

對於自己拍照很少笑,楊乃文說:「我當模特兒的時間裡,每個攝影師都叫我笑,從頭笑到尾,我覺得怪極了。笑應該是一種真誠的表現,如果我情緒到了,真的很想笑,當然就會笑;但如果明明不是真的想笑,為什麼要笑?」

離開模特兒的工作沒多久,她就碰到李雨寰{當時的DMDM}:「我一聽到他的音樂,就愛得不得了;隨後就加入DMDM的團體,製作人覺得可以再找1個不同風格的人,一起做音樂。」於是就找來了林暐哲,也因此寫下今天站在舞台上的楊乃文和她的愛情。

誰說沒有命運這回事呢?㊣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